故宮文物不是街頭藝術


一個三歲小童把爸媽辛苦存下的千元美鈔,送進碎紙機;倫敦蘇富比拍賣會,一幅落槌120萬歐元的畫作,被畫框裡隱藏的的碎紙機,當眾自毀。兩則新聞皆令人莞爾,因為多少滿足了人性中促狹的 「破壞慾望」,卻無傷大雅。

有常識的讀者都知道那堆千元紙屑,價值仍可還原;而那幅「氣球女孩」 亦非僅此一幅的蒙娜麗莎,不過是街頭藝術的複製品。

街頭畫家Banksy「班克西」自1990年代崛起,把在街頭放閃躲條子的違法噴漆作品,拱進高端藝術殿堂,本身就是種「行動藝術」。其跨領域之作已非街頭信手塗鴉,而是件件深思熟慮,構圖精美,言之有物。近10年,其作品水漲船高,大眾對他高度興趣,除了折服他「搞破壞」的天才,也是因他夠神秘。

在藝術市場飽和,藝術家過度曝光的現在,「班克西」直如一股清流,他愈藏,人們對其人其作愈感興趣。其品牌無遠弗屆,老少咸宜,雅俗共賞,或得歸功於其所屬的公關團隊造勢手段了得:「我們永遠不對身分問題發表評論」,以致班克西在2010年雖榮登全球百大人物,與歐巴馬、賈伯斯齊名,至今卻無人識其廬山真面目。

在班克西以行動破壞「氣球女孩」 以提升其藝術位階的吸睛當兒,台灣也出現了一位驚世行動藝術家,只不過他不事生產,空有滿腔熱血,滿腹經綸;他循班克西「搞破壞」的模式,卻反其道而行,專把無可複製的藝術珍寶,從最高雅的藝術殿堂帶到街頭—「國寶出遊去」無下限--到東京文化村助興,到福島曬幅射,用來妝點政客舞台的紅包場,都是在成就這位耶魯博士的「土著化論」。

獨派人類學者想實現抱負,建立新的祠堂和祭祀組織,以享榮祿供奉,應該的去處是「台灣人類博物館」,把真正的土著原住民文化發揚光大,而非被錯置在故宮博物院,以老掉牙的學理服膺政治,將台海地緣的人文臍帶硬生生拔去。

故宮雖在民國38年遷台,但文物從來就不是台灣在地文化,而是中華民族數千年文化的產物,這種經過淬煉的美學,力量磅礴,這才能超越民族,跨文化,成為人類的寶中之珍。硬將中華文物「變成台灣人的」,窄化,小化,賤化,以 「純化理性」,這不是「破除神話」,而是在製造愚蠢!

美國哲學家威廉•詹姆斯曾謂:「懂得欣賞真正值得欣賞的一切,並且蔑視任何沒有價值,差勁與無法持久的東西。人類所了解的智慧,大致就是如此了。」陳其南院長要把個人的鈔票或論文推進碎紙機,吾人樂見其成,因「破壞也是種創新」。然而,故宮瑰寶畢竟非班克西的即興街頭藝術,不宜走進人群,叫賣青菜蘿蔔,請主事者自我控制破壞慾望, 留給子孫一點神秘的美感吧!

(10/8/20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