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翻譯機啟示錄

台灣「外派」一位年輕的口譯哥至美任高階外交官,引發熱議,千夫怒眉聚焦其低資歷破格高升,270k的月薪尤其令人髪指。選後,何以聲勢才稍見起色的執政黨會甘冒翻盤之險,下了這步棋?

這或與英語主導的世界即將被人工智慧即時翻譯機突破的時機有關。

過去18個月,AI 翻譯的進展令人驚嘆,已然顛覆人類傳統語言的學習法,不但打破既有的溝通障礙,更給瀕絕的少數族裔語言注入沛然生機。英文作為強勢語言,已是強弩之末。慧星即將殞滅前的光芒是最耀眼的,這解釋了何以沒受過殖民的台灣,居然強力推動起了「官方雙語」,給即將燃盡的強勢西方文化再添柴薪。

台灣人哈英語,從滿街的美語補習班可見一斑。「不會說英語就是不入流,就是缺乏競爭力,就會被淘汰」早已是全島共識。只要英語流利,也不管是不是內容空洞,就會被認為是「菁英」。學貫中西學人多有,但只有腦袋深植西方價值意識者,才會被捧成「巨星」,他們打著發揚中華文化的旗幟,以建立中西橋樑之名,大肆散佈或細膩灌輸西方認可的「普世價值」。他們大多喝過洋墨水,學歷耀眼,只要聽過其英語演說,尤其刻意安排在西方高等學府,就更容易被無知無識的華人所膜拜。

深河靜流有其美,亦有其危。一葉孤舟以為的「民主」,全憑握槳的那雙手。是要划向落英繽紛的桃花源,還是被推向靠不了岸,深不見底的水域?島民其實作不了主。

以外語為主導語言,是刻舟求劍的愚;脫離5000年深厚底蘊的文化,是自廢武功的蠢。AI深度翻譯機橫空出世,是另把雙刃的絕世兵器,它能砍斷無用糾纏的千絲萬縷,但,一個本源文化根基浅者,耍起這把劍只會自傷。

便給的翻譯令思想怠惰,更易對西方資訊照單全收。

即將靠AI翻譯機解除語言金箍咒的你,或已開始覺醒。是的,扎實你的中華文化,把中文練好,馬步蹲穩,那是判別是非的智慧開端。

武功大進後的你應該可輕易看出「口譯哥破格高升外交官」的這则新聞背後,所隱藏的譏刺與焦躁。

(1/11/2019)

韓國瑜的英語發聲

韓國瑜先生接受ICRT專訪,全程以英語對答,先是念稿,再放下小抄,以其事後自嘲的「洋涇」口語回應。新聞底下留言欄照例有酸民就其文法及發音抓錯;總的來說,其英語表達力,在我看來,雖非完美,卻簡潔有力,不含糊,已達溝通目的。 

語言是思想交流的工具,除非專職的語文學者,翻譯或文學家,一般人若以打磨道地外語為志,要求得講得字正腔圓,文法無誤,將會是種折磨,成效也不佳。這是對自身專業的拖累,消耗大量的時間與資源,還打擊了自信。除了專業進修需懂的知識與日常會話,在台灣這種未被西方殖民的地方強推官方雙語,再加上地方「母語」教育,只會低效高負荷,弱化自身的競爭力。 

有權威研究指出,兒童在5歲以前具超強的語言學習能力,毋需母親教導,會自然而然,不費吹灰之力,即可內建多種不同語言,掌握用法。若不幸被迫生長在洋涇濱環境,則其母語程度與外語俱墨,樣樣鴉鴉烏,將很難達到思想精微,在文化上註定淪為附庸,難成一流角色。 

有多少人能在5歲前成長在多元語言環境裡?那些削尖腦袋到歐美生孩子的華人父母,是否就此可高枕無憂?而那些沒法提早喝洋墨水的孩子,是否就輸在起跑點? 

在美國每個文盲都會一口流利的英語,那連珠炮一開,連在地的大學教授都能嗆倒,能給他們機會渡海來教英語嗎?是否每個洋小孩,包括華裔,只要會說英語就自動成了人上人?以語言來判定一個人是否具競爭力,原創力,理性與邏輯,實謬之大矣! 

台獨論者常以漢語「殖民」弱化台灣母語為訴求,故意抹除兩種語言系出同源。將台語及客語視為中國的地方語言,並不為過。各地的華文作家以中文為創作媒介毫無礙,就是因內建的思維邏輯與表達情感的方式,自古以來即是相通的。自認正統的台灣文學家,常以自創的文字創作,歸根究底仍得仰賴拆解與重構中國字為手段,這個基礎就是類似拉丁文,萬變不離其宗。 

非雙語環境成長的歐洲人學英文往往較東亞語系者要更快掌握要領,不是因為他們較有語言天份或更聰明,而是現代西方語系源自於17世紀公認最純正高雅的語言—拉丁文。亦即,英語的字母、文法規則與歐陸(包括蘇聯)的文化邏輯是相通的,再加上基督教信仰的普及,益使西方產生一榮俱榮的文化凝聚力,站上了語言統合之利的制高點。 

1977年法,義,德,瑞士四國共組Iveco企業聯盟,選擇以英文為工作上的正式語言,創辦人之一表示「這樣我們誰也不吃虧」。捐棄語言歧異,並無損各自的文化尊嚴,就因其成員的種族和思維邏輯可溯自同源。 

據聞高雄將請來好萊塢巨星阿諾造勢,這位奧地利裔健美先生的口音濃厚到一般人不看字幕就聽不懂,卻能憑外型魅力塑造成西方英雄的典型,成功打入美國主流,不僅曾娶得甘迺迪家族名門,更當選過加州州長。這樣的美國夢是有其特殊文化條件方能成就的,首先他的亞利安血統就是「共識的平台」。不信叫台灣那位「館長」試試,他的體格不輸阿諾,但單憑那張扁平蒙古利亞種的臉,就永遠也別想打進西方的主流。 

阿諾的口音或可類比成台灣國語,台灣人的中文說得再不道地,所有的華人都聽得懂。曾經林志玲的娃娃音還讓不少大陸人著迷;謝龍介的台語活潑生動,打成中文字幕,縱失原汁原味,趣味不減;黃俊雄布袋戲抽去古雅漢語元素,就不可能有《雲州大儒俠》的經典;李安《臥虎藏龍》裡的角色南腔北調,只因「俠義」這個中華文化裡最堪代表的精神貫穿全劇,而讓華人觀眾起了共鳴。 

英語成為全球的語言,是西方英語系國家逾百年的苦心開拓經營,這是其維持文化強勢的最高指導棋,進而將科學,藝術,音樂,政治,教育…到交通,全納入其思想雷達,無遠弗屆。台灣要執行雙語教育,令有識者憂心的是,若無完善平衡的中文教育,未來學子將會被剝奪其種族的立基點,充其量成了全球競技場上的吶喊追隨者,再無力成長茁壯與西方等高平視。 

一個失去文化傳承的華人,憑甚麼贏得尊重?憑你完美的英語發音?還是憑你練出館長的胸肌?韓國瑜的魅力不在會說英語,不在那顆禿頭,而在於他的文化自尊與自信。 

(1/3/2019)